这里是文章模块栏目内容页
神奇的工作室被抓了吗?

深夜,继父的傻笑,最亲爱的丈夫用双胞胎踢她的肚子,从她9岁起,她就一直一个人呆在村边那栋叫做“家”的二层楼房里。 ……这些都不是噩梦,它们是真实的过去,在未来的岁月里,它们像黑暗的恶魔一样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,吞噬着整个“她”。毒品是正常生活不可逾越的鸿沟。对他们来说,他们深陷泥潭,满怀空洞的心在世间徘徊。我什至找不到我,什么是毒瘾?发送给唐博纳的每个“她”都是这种情况。学了多年心理学,在唐伯纳眼里,个个都是垂死的灵魂。沼泽已经把他们的头盖住了,只剩下两条死去的手臂无助地抓着水面。 “我必须拯救他们并尽力而为”!唐伯娜,浙江省莫干山女子强制隔离戒毒中心一队副组长、浙江省戒毒系统“首席心理咨询师”、“国家司法局戒毒系统教育康复专家” ,在一群吸毒者中,她是心雾驱魔师。近日,唐伯纳被评为浙江省“最美司法官”。 (日前,唐伯娜被评为浙江省“最美司法官”。)在莫干山省莫干山女子戒毒所,每一个接触毒品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故事。唐博娜和她的团队在戒毒中心设有心理治疗工作室。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晚上被送到时钟室工作。有的警员发现不对劲,有的警员严重失控,情况紧急。 29岁的小悦(化名)被送去进行心理咨询,手腕上缠着纱布。萧月沉默着,很少笑。今年4月1日,她突然用头撞墙。被抱住后,她疯狂的咬着手腕上的经脉,鲜血直流。第一次咨询,60分钟,小悦没有说话。 “对待他们不要硬拉,就像一只伤痕累累的小猫,我只能伸手等待,如果你愿意,把手放在我的手上。”唐博纳没有再问,“地有点冷,躺躺椅上,休息一会儿,我在这里很安全,没有人会伤害你……”“咨询了四五次,似乎没有什么进展,小月才稍微松了口气,最后唐伯纳说,来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是沙盒房。(那个看起来像玩具的沙盒可以奇迹般地揭开内心的秘密擦完沙子,已经过去了60分钟,临走前,她说:“抚摸着沙子,我觉得铺的不是沙子,而是我的心。”唐博娜知道,“揭幕”的时刻已经临近。几次咨询,几个沙盘,有一天小月终于架起了她的沙盘:房子后面有一座山,她在后山脚下的沙子里埋了一个男人的雕像。这就是小月的故事:前进6年,小月与男友订婚,4月1日,他r 男朋友去城里拍婚纱照,结果出车祸回来了。小月在医院里看到的,是血淋淋的,奄奄一息。他看着她,脸上带着某种表情。软弱却火辣辣的眼睛,那种想要刻入生活的眼睛,那种依恋却无能为力的眼睛,他再也说不出话来,她慵懒的看着面前的他。 “唐先生,什么叫痛,就叫痛”。她的男朋友葬在家乡的后山。小月肚子里两个月大的胎儿,因为过度悲痛而消失了。小月觉得自己的生命在那一刻突然结束了,吸毒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。 ,6年后的4月1日,悲痛再次涌上心头,“请让我去死吧”。查明病因、对症下药,经过7次沙盘、22次信访、30多次面诊,小悦出来了。小月出去几个月后,唐博娜收到了她的来信:一切都很好,生活正在慢慢重新开始。在信的最后,她打趣道:唐老师,别忘了我们的约定。她在一次“几乎零沟通”的咨询结束时对她说:“从现在开始,你不再孤单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当时她没有回答。原来她想起来了。小芳(化名)是因为吞咽异物被带到了唐博纳那里。在第一个 60 分钟的咨询中,她从头到尾都哭了。唐博纳似乎在看到达沼泽中挥动的双手,她几乎被吞没了。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,第五次,她终于开口了:我很痛苦,不要抛弃我。小芳9岁时,父母因父亲外遇离婚。妈妈歇斯底里地冲小芳吼道:要不是你,我早就走了。爸爸走了,妈妈也走了。村边的两层楼,那个家,小芳从九岁起就一个人守着。每天放学,她都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。同学们觉得很好笑。这么着急一个人回去有意义吗?对她来说,她想看看今天门会不会打开,有人会回来。后来,她辍学了,得了皮肤病,父亲终于来陪她看病了。她的皮肤病似乎特别顽固,永远不会好转。唐博纳知道这是心理问题的生理表现。一种机制不知不觉地在她心中建立起来。只有当皮肤病犯了,父亲才会出现。后来,当她有了男朋友的时候,她想起了妈妈的警告,不要让男人有外遇。妈妈的话变成了情感咒语。她一再要求男友坦白;他偶尔不接电话,她打了100次;她问他是否爱他,但他没有回答,于是她从他的摩托车上跳了下来。因为《左》,男人一一离开,“妈妈是对的,没有好男人”。童年的房子又回到了她的心里,她把自己关在里面。皮肤病更严重了。在她因吸毒被捕的那天,她接到一个电话,说她患癌症的父亲快死了。她没有给他最后一程。她说:“我现在的处境是他造成的,我不会原谅他的。唐博娜看着比她小十岁的女孩,心想,你越讨厌,你就越在乎。”治疗小芳的突破口,就是给了她和父亲告别的机会。透过米色的窗帘,阳光柔和地照在桌子上。小芳坐在这边,对面是一把空椅子,上面放着打火机。唐伯纳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,戳着小芳。小芳说:爸爸,我讨厌你. 你不知道,当我 9 岁时...开始她有些僵硬,边说边“入戏”。她歇斯底里,不时抽泣。过去20年的委屈和失望,她想向父亲抱怨。不知不觉中,她又开始表白,“其实,我喜欢你每次陪我去医院看皮肤病”……唐博娜泪流满面,她知道小芳心中的能量开始缓缓流动,只有只有流动才能使不平衡趋于稳定和节省。 “好,现在你坐在你父亲的位子上,如果你是那个听到女儿对你说了这么多话的父亲,你想对女儿说点什么吗?”小芳刚刚坐在“父亲”的位子上,渐渐地,她开始想象自己能想象到什么,父亲在离婚后重组家庭后,有那么多不便,以及愧疚、担忧。以及多年来对女儿的感情。难,逐句难说出口。 “你看,爸爸在心里一直很爱你,他最爱的女儿,可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对你的爱。”唐博娜在她身边轻轻拍了拍。是时候和父亲说最后的告别了,“请把你的双手放在胸前,和你父亲说再见。” “好的,爸爸,”小芳补充道,“爸爸,我原谅你了。”哇的一声,她泪流满面。他们为什么吸毒?详情点此:《亲爱的孩子》一播出,她就开始用拳头砸地毯,撕报纸!他们为什么吸毒?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、复制、摘编、改写、传播所有作品的版权。否则,本报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。 

QQ图片20220119214844

收藏
0
有帮助
0
没帮助
0